华辉建设设备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华辉建设设备
热门搜索:

中国金属版QE铜铝镍崩盘在即请政府买单

发布时间:2020-03-06 11:56:03阅读:来源:华辉建设设备

最近几个月,大宗商品市场的最大主题是价格可能跌到什么地步。几乎每篇文章或各种活动中的每次谈话,说的都是这件事。

伦敦金属交易所(LME)金属本周大多跌至数年低点。伴随中国增速降至25年来最低水平导致金属需求减弱且供给过剩加剧,该交易所包含六种工业金属价格的指数势在创出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大年跌幅。

先看三条情报:

1、中国铜冶炼企业据悉计划开会讨论价格应对措施

据知情人士透露,江西铜业和铜陵有色等中国最大的铜冶炼企业计划周六在上海开会,讨论如何应对价格跌至六年低点的局面。

与此同时,面对十余年来最弱市场形势的中国镍生产企业计划在周五举行类似的会议。知情人士称,此次会议可能会促使生产企业减产。上周,中国锌生产企业承诺减产,以提升本土市场价格。

2、中国铝和镍生产商提议国家收购富余供应以支撑价格

消息人士称,中国的铝和镍生产商已经要求政府收购富余的供应,这是自2009年以来业内首次协同努力提振价格。当前金属价格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下跌。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一名官员、以及两位直接了解情况的行业消息人士称,该协会周一提议政府收购铝、镍、以及钴和铟等稀有金属。这个提议提交给了国家发改委(NDRC)。

3、中国据悉考虑调查国内金属市场是否存在恶意做空

据知情人士透露,江西铜业和铜陵有色等中国最大的铜冶炼企业计划周六在上海开会,讨论如何应对价格跌至六年低点的局面。

与此同时,面对十余年来最弱市场形势的中国镍生产企业计划在周五举行类似的会议。知情人士称,此次会议可能会促使生产企业减产。上周,中国锌生产企业承诺减产,以提升本土市场价格。

中国金属过剩,问政府买不买?

美联储加息预期临近,加上中国需求减低,导致全球大宗商品全线下跌,尤其镍、锌、铜、铁矿石和铝价格更是创下多年新低:

蓝线=镍;灰线=铜;棕线=锌;红线:运到中国青岛的铁矿石-铁含量62%-美元/吨;紫线=中国上海铝锭现货价格

中国市场需求减少,债务占GDP比例已经超过300%,加上传统制造业快速萎缩,是导致金属价格下跌的三个主要原因。

根据路透社的报道,中国的铝和镍生产商要求政府购买生产过剩的金属。知情人称,此次行业联合保价行动,是2009年为全球金融危机救市以来的第一次。

一位协会官员及两位相关业内人士称,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周一通过国家发改委途径,建议政府购买铝、镍及钴和铟等稀有金属。协会要求国家购买90万吨的铝、3万吨精炼镍、40吨铟以及40万吨锌。

换言之,一切非满足终端需求而生产的商品,就指望国家来买了。

这种金属版QE方式其实也无可厚非。发达国家的央行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只不过换了个方法,不是直接把金属货币化,而是通过间接地推高股价(股票占家庭净资产70%)救市。而中国很大程度上是投资驱动型经济,大宗商品扮演着关键角色。

两个月前有分析指出,以目前的大宗商品价格,超过50%的公司,连同债务空间考虑在内都无法通过现金流支付一次利息。所以,中国政府只能选择购买过剩的金属,否则只能面对大规模违约的后果。

黄=水泥;灰=基础金属;蓝=玻璃;绿=钢铁;红=煤炭;粉红=其他

目前还不清楚政府当局是否同意此项建议。此举突显了世界顶级冶炼厂的亏损规模,也证明了创多年新低的金属价格对消费者来说也难以承受。

中国主要的锌冶炼厂已经提议行业每年削减50万吨的产量(或减少一个月的产量),以期提高价格。中国的镍制造商将在本周五开会讨论潜在的减产规模。

虽收购提议中没有包括铜,但2009年的情境记忆犹新,当时国储局大举买进,在国内和国际市场狂扫逾700000吨铜。那时铜价一直徘徊在每吨约3000美元,大举采购后铜逆转跌势,最终于2011年2月创下每吨逾10000美元的纪录高点。

推动政府施以援手,可能会让人质疑中国生产商是否采取了足够的限产措施,以纠正过剩供应远远超过全球需求的问题。

行业请求国家救助的举动可能引发讨论:中国产商有否采取足够措施限制产量,以期避免现在产量过剩的局面?

除非全球通货紧缩的趋势继续行进:

美国铝冶炼厂指责中国出口量大,导致国际金属价格下跌。

在设定全球贸易基准的伦敦金属交易所,由于担忧中国需求减少,镍价在周一跌至十多年来的新低位。

极少数以每吨8200美元的价格获利的冶炼厂,同比价格下降了60%。

铝价过去一年来已经跌了近30%。

然而,尽管前景不乐观,资深投资公司Baupost及Elliott最近却收购了美国铝业的大块比例。为什么?因为他们认为中国金属业请求政府救助的愿望肯定会落空。

跌势何时休要看是否已达最痛点

最近几个月,大宗商品市场的最大主题是价格可能跌到什么地步。几乎每篇文章或各种活动中的每次谈话,说的都是这件事。答案很简单:当达到最痛点时,就会停止下跌了。

许多大宗商品价格已经处于多年低位,而且彭博大宗商品指数.BCOM接近逾16年最低水准,许多大宗商品生产者、投资者和交易商都在渴求任何正面迹象。

但要让价格触底,或者开始上涨,只有渴望是远远不够的,它需要现有供需关系的根本性调整。

最痛理论可以在这里派上用场。

如果你同意大宗商品价格最近几年的主要问题是供应快速扩张,那么这只能通过关闭过剩产能来解决。

即使认为价格是受到需求增长低于预期的冲击,主要是关键进口国中国的需求增长低于预期,最好的解决办法也是限制供应。

唯一能够替代削减供应的就是,价格出现需求引领的大涨。虽然基于中国增加基础设施支出以及整体而言全球经济情况改善,2016年需求确实可能增加,但当前市场共识是,这还不足以消化现有的过剩供应。

最痛点是什么?

那就是主要生产商退出市场,供应更持久地关闭。换句话说,价格回升至生产商可以恢复运营的水平时,生产却不能简单地重启。

而且退出市场的还必须是一个大型业者,而不是个小型生产商,原因不仅仅是需要有大批产量离开市场,而且大型业者的离场还会改变人气。

亚洲铁矿石现货价格可能连续第三年下跌,自2011年初触及峰值后已经累计下挫77%。

以周三收盘价每吨43.40美元来看,很容易让人觉得铁矿石价格肯定接近了最痛点。但实际上,离那还远着呢。

削减成本带来喘息

出口大国澳洲的主要生产商力拓()和必和必拓()在削减成本方面做得极其成功,生产一吨制钢原料并运至出口码头的成本只有约16美元。

加上权利金、运费以及其它一些费用和成本,铁矿石到达中国的成本差不多涨到每吨26-28美元,但还是留下了相当可观的利润空间。

即便是进入行业相对较晚的澳洲第三大生产商--FortescueMetalsGroup(),只要铁矿石价格高于每吨39美元,就依然能够维持生产。这样的价格水平可以让该公司支应资本和利息方面的费用以及经营成本。

如果说最痛苦的时候是一家大型生产商不得不离开市场,那么对铁矿石市场而言,就意味着价格跌到远低于每吨40美元并且停留的时间足够长,以至于Fortescue不得不寻找白衣骑士相救,或想别的办法留在这个行业。

当然,处境危险的并不只有Fortescue,南非生产商仍在向中国出口数以百万吨计铁矿石,而全球最大生产商巴西淡水河谷()的成本结构也高于其同业力拓和必和必拓。

问题在于,虽然当前价格很低,仍需要进一步下跌才能达到最痛点。

这个观点受到铁矿石50、100和200日移动均线表现的支撑,三条均线都暗示价格将进一步下跌。

当50日移动均线落在100和200日均线下方,且三条均线均下降,暗示前景偏空。

伦敦指标期铜CMCU3、布兰特原油LCOc1和纽卡斯尔煤炭GCLNWCPFBMc1价格均面临类似状况,50日移动均线落在100和200日均线下方,三条均线都暗示价格将走低。

这暗示,多数主要大宗商品价格仍没有达到最痛点。

如果你曾带小孩长途驱车出行,可能会对我们到没有?这个问题非常熟悉,孩子不停地问,甚至让人心烦。

对于大宗商品市场而言,答案是还没有到。

二手机械回收

杭州汽轮机

绿化洒水车

利乐